您的位置大农网 > 聚焦 >

[解读大榭]党国盈:中国农业管理模式的革命已经悄然兴起

正文/党国盈(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的农业和农村已经积累了40年的改革开放,这改变了大海和改变了场景。这种变化每个人都可以看到,但要看到整个豹并不容易

[解读大榭]党国盈:中国农业管理模式的革命已经悄然兴起

正文/党国盈(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的农业和农村已经积累了40年的改革开放,这改变了大海和改变了场景。这种变化每个人都可以看到,但要看到整个豹并不容易。在现象的干扰下,如果概念系统不更新和升级,坚持改革的决心可能会丧失。

由于农民有相当大的选择自由,市场的强大渗透力有行动的空间。中国农村不再是小农的简单世界,中国农业也不再是简单的自给自足的农业。这一进步不仅是粮食的持续充足供应,也是农业经营组织制度的悄然变革。这是我多年来观察中国农业和农村的基本认识。两个案例研究证明了这一判断。

农业组织结构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呈现出中国农业专业化的独特景观

河北省邯郸市的一个普通行政村是笔者跟踪调查了20多年的地方。到目前为止,该村的登记人口仍在缓慢增长,但农业组织结构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农村家庭不再使用传统的农具,全村几乎找不到锄头。事实上,村里大多数家庭的劳动力不再去田里。他们要么将土地转让给大种植园主,成为拥有土地承包权的“不在地主”或“家庭地主”;或者花钱购买劳务,从种植到由专业户接收,成为“簿记农民”或“土地农民”。事实上,这些农民不是真正的农业从业者,当然他们也不是传统的小农。如果该村在粮食主产区具有代表性,估计有相当一部分应该从具有相关户籍的总户数中扣除。中国有2.1亿小农户,这被高估了。这是中国农业专业化的独特景观,对提高中国农业效率具有深远的意义。

鉴于上述情况,理论界产生了深刻的误解,认为存在“传统小农+专业化服务”的机制。这需要澄清。在快速城市化的背景下,传统小农和服务提供者之间的婚姻非常短暂。农村家庭很快会发现在外面工作比保留几英亩土地更合理。农村家庭的女主人不会被农业束缚,但也会带着孩子进城。如果暂时没有办法进入城市,农村家庭不愿意与服务提供商合作以降低休闲成本。中国西部落后城市化地区的农户更喜欢用牲畜来耕地。这里,不是服务提供者的不作为,而是不作为的基础不存在。真正可持续的“农民+专业服务”机构中的农民是大农民。这是普遍规律。

当前农业专业化模式存在的问题

这种模式当然有其自身的问题。

首先是人口分布。现有的城乡人口分布与城乡产业结构的变化不相适应,也不符合提高城乡生活质量的要求。大量脱离农业的人分散在村庄里。由于人口太少,公共服务效率太低,所谓的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代价高昂。然而,笔者认为,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和政策的调整,这一问题将逐渐缓解。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这不是农业和农民的问题,而是城市化进程中许多政策的协调问题。

第二个是真正的农业问题。尽管中国的农业专业化水平有了显著提高,但专业农民的盈利能力和竞争力仍不尽如人意。高租金使得职业农民的成本很高。承包权分散在农村承包人手中,没有公开交易,难以发挥土地整理的效益。即使专业农民的土地管理规模相对较大,也无法改变农场经营者在过度市场竞争中的被动地位。事实上,欧美农民无法逃脱这种模式。在他们的总收入中,农场实际收入的比例约为20%。在这种背景下,如何保证农民收入水平不影响农业的可持续发展?欧美的经验是形成专业农民分享农业产业链收入的机制,而不是主要依靠政府补贴。

新兴互联网公司给中国农业带来了在角落里赶超的机会

我们有没有办法在拐角处超车?我从另一个案例研究中看到了希望。中国新兴互联网公司推动商家在三亚、海南等地建立热带水果基地,并通过该平台直接向消费者销售芒果等农产品。近年来,从这个基地演变而来的热带水果产业链的大规模运作体系中,我们可以看到极其显著的现代农业特征。

首先,通过互联网企业强大的信息整合功能,为整个农业产业链的规模化运作创造条件。该平台为消费者“争货”提供了便利,也降低了运输和销售成本,最终降低了产品价格;反过来,它促进了销售规模的扩大,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依靠这种规模优势,各环节的分工也可以产生独立的商业实体。水果采摘和田间搬运由当地家庭劳动力承担。代理公司负责水果的挑选、包装和运输到配送中心。像童渊和中通这样的物流企业负责将货物从配送中心运送到消费者手中接收货物。品多多网络整合了所有信息,将整个产业链中各种生产和消费主体的功能定位记录到每个电子舱单中。

第二,产业链扩大后,为消费者保护提供了可能。过去,我们不太理解欧美的“消费者是上帝”的商业原则,这实际上是大规模经营下产生的商业理性。在对商品质量进行源头监控后,规模经营下千分之一的退货率造成的成本损失不到总额的千分之一。恶意重复退货的信息很容易捕捉,在很大的时间跨度内可以忽略。因此,企业可以大胆实施明智和慷慨的回报和退款。

第三,产业链的规模化运作将促进依托农业产业支撑的专业镇的崛起。目前,中国食品产业链的总价值约为食品原料总价值的4倍,从长远来看,这一倍数还会增加。剔除大中城市的农场环节和零售环节,粗略估计中国农业产业链中约5万亿元的经济总量可以支撑小城镇的发展,在产业关联的乘数效应下,保守估计约15万亿元的经济总量可以支撑小城镇的发展。考虑到中国国民收入分配的相关变量,这一经济总量可支持约10,000个城镇,规模为25,000人。从欧美的经验来看,这个小城市是专业农民分享农业产业链收入的基地。中国农业和农村经济结构的改革必须达到这一水平。

资料来源:北京日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农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txscy.com/jujiao/130621.html
上一篇:[政策]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这三个“问题”特色城镇将被淘汰! 下一篇:没有了

大农网

大农网是农业资讯信息平台,致力于提供农业前沿信息、资讯和农业大数据分析。大农网平台以农业发展为导向,分享农业经济、社会、农副、产业、科教、技术、项目及有机农产品与农村休闲旅游观光信息,以个性服务为目标,努力创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平台,搭建市场信息平台。

看过该文的人还看了